梁莹被处分敲响“唯论文”警钟
2019-11-28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12月12日,南京大学警示教育大会在仙林校区召开。大会通报了教育系统违法违纪典型案例,针对梁莹学术不端等违规违纪行为,大会给予梁莹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、行政记过处分,取消梁莹研究生导师资格,将其调离教学科研岗位,终止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青年学者聘任合同。报请上级有关部门撤销其相关人才计划称号和教师资格。(12月15日中国新闻网)  梁莹这些年沾尽了论文的光。光从论文数量来看,她是一位“高产”学者,多年来以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就超过了120篇。那些数量众多的论文,曾帮助梁莹申请学位、获得研究经费、入选各项人才计划。用她一位同事的话说,她“几乎拿到了所有她那个年龄文科教授能够拿到的头衔”。  为了发表更多的论文,梁莹可谓殚精竭虑、费尽心思。据其同事介绍,她会揣测期刊编辑选题的倾向性,选择跨学科或冷门议题入手,并使用有公信力的数据库。因为选题比较新颖,所以很受青睐,能够实现论文高产。  梁莹掌握了在学术圈出人头地的秘诀,那就是尽量多地发论文。只要有论文产出,只要论文在一定级别的刊物上发表,就代表着高的学术能力,大的科研成果,就可以顺利地晋升职称、申报经费、评奖评优、赚得荣誉,甚至可以“一俊遮百丑”,掩饰教学上的问题。  “唯论文”造成梁莹对教学工作不重视。南大学子反映梁莹教学态度极不端正,常常早退、上课念课件、吃零食、玩手机、缺课、让学生帮做私活等情况。除了让自己名下指导的研究生代课,还曾让自己的父亲给本科生代课。  尽管梁莹的论文很多、“著作等身”,但“含金量”并不高。有学者毫不留情面地指出,“此人虽然发文很多,但全都是粗制滥造。”梁莹学术不端问题被曝光后,舆论矛头在指向梁莹个人的同时,更指向了滋长学术科研领域浮躁浮夸、弄虚作假、急功近利风气,损害实事求是科研精神的“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”的人才评价机制。  “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”的坚冰正在打破。今年7月,中办国办出台了《关于深化项目评审、人才评价、机构评估改革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“突出品德、能力、业绩导向,克服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倾向,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,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、贡献、影响”。其后,科技部、教育部等联合发布通知,联手开展清理“四唯”专项行动。  如今,南京大学经过调查,已认定梁莹存在学术道德等师德问题且情节严重,给予其多项处分。随着梁莹处分决定的宣布,笼罩在其身上的学术光环将荡然无存。梁莹受到处分,展现了南京大学处理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的姿态,更是敲响了“唯论文”警钟,警示“唯论文、唯职称、唯学历、唯奖项”行不通了,学术科研工作者要能“甘坐十年冷板凳”,潜心研究、追求卓越,回归和弘扬科学的精神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 HN666)